揭音乐之声原型人物:音乐之声50年原型往事居然是这样的

当前位置 : 主页 > 音乐 >
揭音乐之声原型人物:音乐之声50年原型往事居然是这样的
* 来源 :http://www.domainslash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10 01:20 * 浏览 :

  1965年上映的电影《音乐之声》毫无疑问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电影之一。半个世纪以来,影片不仅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界上映,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多项奥斯卡,《哆来咪》《云中漫步》《雪绒花》等经典歌曲,也成为全球观众的集体记忆。影片改编自奥地利人玛利亚·冯·特拉普出版于1949年的著作《特拉普家庭演唱团》(The Story of Trapp Family Singers),那么,这部讲述冯·特拉普一家真人真事的电影,是否得到原型家庭的认可呢?

  1945年7月17日,冯·特拉普家庭合唱团在位于美国佛蒙特州斯托的600英亩农场上排练。

  “每个人都认为《音乐之声》很写实,其实不然,”乔治·冯·特拉普海军上校与玛利亚最小的儿子约翰内斯·冯·特拉普对BBC说,“我母亲写的书被拍成了德语版的电影,随后被改编成百老汇音乐剧,最后又被拍成好莱坞电影。这就像一个猜谜游戏,你对旁边的人悄悄说句话,然后他转述另一个人,这个人把听到的说给下一个人听,这句悄悄话挨个传下去,到最后已变得面目全非。”

  现实中,冯·特拉普家最大的孩子是鲁珀特,但电影中变成了女儿莉斯尔。16岁的莉斯尔爱上了电报员罗尔夫。“事实上,我的长姐叫阿加莎,是一个很内向的人,”约翰内斯说,“一想到他与电报员男友载歌载舞,我们就笑得前仰后合。”

  此外,电影还有不少其他不实之处。约翰内斯出生于1939年,当时他的父母已经结婚12年并已生育2个孩子,乔治上校与亡妻也生了7个孩子。而电影中,这对夫妻于1938年结婚,只有7个孩子,约翰内斯说,“对电影公司来说,能召集七个孩子来演戏已经够难的了。”

  现实中,玛利亚到冯·特拉普家并不是做7个孩子的家庭教师,而是只负责照顾其中一个因患猩红热而虚弱得无法上学的女孩。而且,在玛利亚到来之前,冯·特拉普家的孩子已经开始玩音乐了。“我母亲是激励者,孩子们的音乐水平已经达到演唱会水准,”约翰内斯说。

  一家人的生活中还有一位重要人物:神父弗兰兹·瓦士纳,他是孩子们音乐成就上不可或缺的人物,并且陪着他们在欧洲和美国巡演。但不论是在电影还是百老汇音乐剧中,都没有出现这个人物。

  另一个更让人伤痛的改编是电影里对乔治·冯·特拉普上校的描述。约翰内斯说,父亲并不像《音乐之声》里表现得那样冷漠和,“他非常有魅力,为人,思想,并不像电影和音乐剧里那样严厉和不可接近。”

  1930年代奥地利银行破产之后,冯·特拉普一家几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积蓄,不过他们设法保住了萨尔茨堡郊区的别墅。但是1938年吞并奥地利之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同年一家人离开了奥地利。

  他们没有像电影里展现的那样穿越山脉,而是搭乘火车开始巡回演出,而且再也没有回家乡。最后他们乘船来到纽约,到达时口袋里只有几块钱。

  随后一家人在美国继续表演事业,并在佛蒙特州买下一处农场,那里至今还有家族经营的酒店,名叫特拉普家庭旅馆(Trapp Family Lodge)。

  1947年乔治去世,留下玛利亚带着10个孩子过活。随后她根据家庭真事写下了畅销全球的《特拉普家庭演唱团》,书被拍成德语电影,又被改编成音乐剧搬上舞台。

  玛利亚后来在BBC的一次中回忆称,自己是在看时,才知道好莱坞当时在拍《音乐之声》电影。

  “我吓坏了,”她当年说,“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按照好莱坞的一贯风格,我以为他们会将我改编成一个离婚三次、结婚五次的女人,没想到后来的电影这么棒,特别是电影一开始我翻山越岭的镜头。”

  1965年3月《音乐之声》上映时,影片制作和发行方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在纽约为冯·特拉普一家特别放映了这部影片。当时约翰内斯正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年轻的美国士兵,他向上级请假参加影片放映,却遭到。

  “最后我只好无故缺勤。从一个朋友那儿借了一辆车,省下最后一块钱,穿过哈德逊河下方的荷兰隧道,来到纽约。”约翰内斯说,“很多我们家的朋友都在那里,还有我的母亲和兄弟姐妹。这部电影非常感人,充满力量。我记得看到婚礼场景时,母亲从椅子上起身,屏幕,她深有感触。”

  不过对于朱莉·安德鲁斯饰演的玛利亚,玛利亚本人有一些保留意见,“我漫长的痛苦是,我不能让这些不同版本中、不同类型的玛利亚,像我那个年纪一样野性不驯,她们都非常淑女,但事实上我并不是这样。”

  约翰内斯说,妈妈玛利亚充满“大自然的力量”,“很难不同意她的观点,她将一切都安排得妥帖她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既温和又执拗。”

  他说,“她做什么事情都很迅速,走非常快,奥地利山区徒步旅行训练出来的滚动步法,我们很难跟上她。她吃饭也很快,开车更快。有一次我妻子借用她的车去村里,前面的人看到我母亲的车子开来时,纷纷让,这让我妻子惊奇不已。”

  一直以来,音乐是冯·特拉普一家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使他们不表演的时候也不例外。

  “记得有几次,我在厨房里洗锅碗瓢盆,姐姐海德薇格在做饭,我们一边做事一边唱歌,相互配合,其他家庭也会加入我们。很快,人们会离开餐桌,来到厨房听我们唱歌,”约翰尼斯说。

  约翰内斯承认,有时候很难和电影版本的自己并存,“但离我为这部电影生气恼怒的日子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很多人说这部电影鼓舞,对此我也很,我把它放到一边,成为我公共生活形象的一部分,私下里则继续过自己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