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陈丹布用音乐之声谱写《

当前位置 : 主页 > 音乐 >
评论:陈丹布用音乐之声谱写《
* 来源 :http://www.domainslash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10 01:20 * 浏览 :

  电视剧《》是导演刘毅然继《我亲爱的祖国》、《风声鹤唳》、《星火》之后的又一力作,将于近期于央视一套与观众见面。《》是一部向农民兄弟姐妹鞠躬致敬的作品。这部影视作品将视角定位在关注农民、体会农民、表现农民,从剧中折射出中国老百姓“承受、为而不有”的人性与高贵品质。通过对主人公——20世纪30年代末至40年代末延安时期高等法院院长马专员入木的性格刻画和传神的人物塑造,表现了由他带领下的新中国第一代司法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的过程。此片为献礼中华人民国成立六十周年和最高成立六十周年而创作拍摄的。片中大部分群众角色,都是请当地农民来饰演,原汁原味,体现了此剧一种独特的风格。

  除了剧情外,音乐也成为剧中的一大亮点,音乐表现形式多种多样,独具匠心。作曲家运用各种技法、各种音乐的表现手段创作了宏大的主题音乐、贴切的场景音乐、感人的背景音乐。音乐成为该剧的画龙点晴之笔,密切配合着剧情的发展,推动着剧情的前进。音乐中既包含舒缓的叙事性,又糅杂着强烈的抒情性。跌宕起伏的剧情与音乐相融一体,在运动的时间和空间里形成了视象与听象的有序结合,给人一种立体的视听感受。这也更深刻的彰显出了作品的主题: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民,大爱莫过于斯!”

  电视剧《》的音乐是由中央音乐学院教授陈丹布担纲创作。近年来,陈教授创作了大量的音乐作品,如交响诗《天海飞桥》、《假如明天来临》、交响舞曲《袖剑与铜甲金戈》和舞剧音乐《情殇》,其中《情殇》获文化部97舞剧比赛音乐第一名。他也曾为多部影视作品谱曲,长篇电视连续剧《风声鹤唳》、《星火》、《一帘幽梦》等配乐都出自于陈教授之手。在音乐创作上,陈教授认为音乐不仅具有深刻的思想性和优美的艺术性,更重要的是,电视剧画面为音乐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创作空间,同时也为观众展开了丰富的想像空间。音乐与画面形成交错的音画关系,具有了单一画面元素所不具备的张力的和强烈的表现力。全剧音乐在构想上有三大特点。

  一、东音乐的交融。1、音乐风格 剧中音乐在做好为剧情服务的同时,又表现出自身形式上的性与性。作曲家采用陕北民间音乐元素作为本剧音乐的基调,如陕北民歌《东方红》、《掐蒜苔》、《兰花花》、《信天游》等,作曲家对这些民间音调的汲取并不是简单的引用,而是根据剧中人物性格的发展需要和剧中情节的发展需要,创造性的加以选择、和发展,运用变奏、拼贴、插入等作曲手法,从不同的侧面和视角诠释了陕北民间音乐的特点。例如刻画马专员基本性格的主导主题是以《掐蒜苔》为基础,在描写马专员为群众断案时,音乐明朗、奔放;当马专员看到车大娘自尽后,泪流满面,作曲家并没有拘泥于原来的主导主题,采用了二胡演奏的版本,苍凉凄苦的音响淋漓尽致的展现了人物内心的悲凄与心酸,极好地展现了马专员情绪的变化与发展,为人物和剧情的戏剧化、矛盾化冲突做出了极好的辅助性工作。在充分展现民族性、地方性色彩的同时,作曲家采用西洋乐队伴奏,跨越了古典与现代,东方与的界线,既有东方音乐的含蓄与内敛,又具有音乐的浪漫与外放。

  2、乐器的选用中国传统乐器如二胡、琵琶、唢呐、板胡等乐器的采用辉照了当地质朴的民风,浓郁的陕北小调体现了当地的民情,刻画了善良、宽厚的人物性格。而西洋弦乐队的伴奏使民间音乐立体化、交响化和现代化,使人物尤其是主人公的形象与内心都得到了,展现了以为代表的先锋队和当地农民打成一片,新的形势下的司法制度也就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这俩种音乐形式的藕合共生、有机结合极好烘托了这一主旋律。片中音乐从乐器的选用、音调的构思到旋律的生成、风格的把握都极大的渲染了人物的情绪、强化了电视剧的感情基调。

  二、用音乐来具体而细致地刻画剧中人物形象。影视音乐并不只是影视画面的陪衬,音乐这种非语言性的艺术载体虽然不能像语言那样确切地表达概念和抽象的思想观念,却能生动、具体地传达出语言所不能传达的人类内心的情绪。因此,当音乐与剧中特定的与人物相融合时,音乐就为观众展现了一个即时性的幻想空间。本剧中几个主要人物都有着自己贴切而富于个性的音乐语言,通过这些音乐语言真实地刻画、演绎了一个个生动的艺术形象。片头曲是马专员主题曲,以陕北民歌《掐蒜苔》为素材创作而成,开始几小节,弦乐队的碎弓伴奏下引出了圆号与小号抑扬式的音调、渐快的节奏,突出了农民当家做主新时代的特征,接着舒缓、奔放的乐队全奏带领人们进入了主人公马专员的内心世界,他带着毛“一刻也不要脱离人民群众”的旨来到群众中间,建立和谐的军民关系,为司法制度的最终确立打下了坚固的群众基础。全曲悠长宽广、舒展和缓、而又富于起伏性的旋律塑造了饱满、鲜活的人物形象,一个既有着陕北农民的朴实、忠厚,又有着员的坚毅和果敢性格的马专员。同时马专员的音乐主题又代表着所有员的音乐形象,在剧中多处反复出现,贯穿全剧,成为本剧的主题音乐,为人物在具体场景中的感情发展变化进行必要的铺垫、烘托和渲染。起着营造戏剧和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作用。彰显了深厚的军民鱼水之情。

  剧中汪娥娥的配乐与主人公的命运息息相关。音乐主要以陕北民歌《兰花花》为素材,通过板胡、唢呐、合唱与乐队不同的演绎在剧中不同场景出现,刻画人物性格,突出人物内心情感,使音乐这种有声语言与人物内心的无声语言形成鲜明的对比与互补。板胡演奏的《兰花花》在电视剧刚开始时,用来叙述汪娥娥悲惨的命运——丈夫,自己又被,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童被困在茅屋里。当时的她只有一个念头,结束自己不幸的生命。此时画面中的音乐一转,配合着马专员的背景音乐,马专员及时出现在她面前了她的生命,这也是我们伟大的党赋予其新的生命和面对新生活的勇气,也为剧中的人物命运变化发展埋下了伏笔。此后,剧中运用了弦乐队演奏的《兰花花》,音乐一改板胡与唢呐版的悲凄与哀伤,音乐性格沉着有力、坚毅乐观,大提琴在主题上的低吟浅唱,深情、温婉,小提琴的主题变奏明亮、舒展,生动地了汪娥娥细腻的内心情怀。接着弦乐队双八度全奏的表现手法体现了汪娥娥不住的热情,特别是男声合唱的加入,更加衬托了汪娥娥的形象从被者成长为新中国的先锋、新社会的缔造者。如凤凰涅槃般一个新中国女形象跃然眼前。相同的音乐素材,采用不同的配器处理,真实地体现了女主人公汪娥娥的人生过程。

  三、注重旋律性、抒情性。在音乐作品中,旋律是表情达意的主要手段,也是最能反映人们内心感受的艺术语言。因此,旋律被称为音乐的灵魂。本剧的作曲家陈丹布,始终将旋律的创作摆在首位,抒情性成为作曲家追求的首要目标。本剧中民族音乐旋律的处理而深邃,显示出作曲家深厚的传统音乐文化底蕴,在表达细腻感情时如玉一样温润婉转;抒发时,似山河般坚定壮阔。这些也正是作曲家最真诚的情感的流露,最自然的灵魂的表达——真实地表现农民的情感,为歌唱,为百姓谱曲!正如特所讲:“如果说音乐是被人称为最崇高的艺术,那主要是因为音乐是不假任何外力,直接沁脾的最纯的感情的火焰。它是从口吸入的空气,它是生命从血管中流淌着的血液。”

  正是作曲家心中的这根最执著又最持久的心弦使本剧音乐恬淡、隽永,而又不失。整剧音乐富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强烈的时代和生活气息,深入而又引人幽思遐想。正如巴金先生所讲“最高技巧就是没有技巧”,这也同样是本剧音乐创作的一大特点,作曲家令各种现代创作手法与民间音乐浑然一体,自然、真诚,充满了抒情、柔情与豪情,人与音乐一致,音乐与剧情一致。体现了音乐家的满腔热情,正如片尾曲——由地道的陕北农民魏正存演唱的《马专员》中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