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仙渔乐轶事:北大荒草籽变成鱼半信半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奇闻 >
悠仙渔乐轶事:北大荒草籽变成鱼半信半疑!
* 来源 :http://www.domainslasher.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6-10 01:22 * 浏览 :

  人们都听说过“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夸张形容,那是对当年北大荒的描绘。六三年在市万里副市长亲自动员和送别下,我们三百多名青年上山下乡来到了这块美丽富饶而又神奇的土地。

  我们都曾经领略过“瓢舀鱼”的乐趣,年我们几个分到五分场五队的支青(当时叫我们是支边青年,以后才改成知识青年,简称知青的)在大雨后到公边的排水沟中洗衣服时,竟在还不到膝盖深的水中发现了很多鱼,于是我们也不洗衣服了,大家一起把一段水沟的两端用草和泥堵了起来,有人用盆向外舀着水,其他人则把水搅混,这时就见到大大小小的鱼嘴在水面上张合着,就那一小段排水沟中我们就摸出一脸盆的鲫鱼。生产队的大人小孩也都来抓鱼,公的两边可热闹了,有用筛子有用筐的,还有用网的,都是满载而归。这些鱼是下雨时从小索伦河顺着排水沟游上来的,河里的鱼肯定少不了。

  七一年到七三年了这判断,七一年我在七队教书,六月底的星期天我到小索伦河桥下洗完衣服,觉得天很热,就脱鞋下水洗洗脚,无意中手在石缝边碰到了一条鱼,慢慢摸去,哈,一条三两多的鲫鱼被我抓了上来,肯定不止一条,于是我专心地摸起鱼来,沿着河边没膝深的水沟摸了上去,也就半个小时,竟然装满了一大塑料网兜,回家一数有四十九条都是三两以上的鲫鱼。队里人知道后,几天来中午和晚上小索伦河的河沟里都是人,除了鲫鱼外还不少的鲇鱼,堵鲇鱼洞抓鲇鱼更有意思。七二年七三年大家又连着抓了两年的鱼,而且很明显,鱼是一年比一年大,我还曾过一条一斤半的大鲇鱼呢。

  这河里的鱼是游动的,可从下游的挠力河顶上来,奇怪的则是与河水并不相通的水泡子里的鱼是怎么来的呢?尤其是一种叫“老头鱼”的鱼,生活能力特别强,几乎是有水就有老头鱼。它的学名谁也不知道,这种鱼的头能占的三分之一,而且嘴大眼睛小,张开嘴都能把它自身吞掉似的,眼睛不但小,还乌秃秃的分不清眼敛和眼仁儿,由于它头大尾巴小,为此人们才称它是“老头鱼”。它长着极细小的鳞片,半斤多重怕是最大的鱼了,也看不出有鱼鳞来。

  七月中旬,麦收前的土晒场必须泼水压实。用水量很大,全生产队的农工都出动到小索伦河那没建成水库下的泡子里去装水了,马车和轮式拖拉机拉着大水筒往复运输着。休息时,几个年青人打打闹闹地跑进了一片不大的刚没脚脖子的浅水地里。这片地是修水库时推土机推去了一层黑土后留下来的很平整的白疆土洼地,下过大雨才能积些水,长时间不下雨就会干枯。他们在水中乱跑着,一会水就混了,没想到水面上竟是一层张开的小口,用手一抓全是两寸来长的老头鱼,毫无疑问被我们出了满满的三脸盆。可这都一样大小的老头鱼从哪儿来的呢?老同志们顺口就说是草子儿变的。不信吗?如果是从河沟游来的为什么大小都一样呢?为什么又只有老头鱼呢?我们哑口无言了。更没释的,我们曾在去煤厂边的水坑里钓过大老头鱼,也只有这一种鱼。那水坑不但比水库要高出五、六米,还远离水库和小索伦河,并没有任何渠道与河沟相通,雨水再大也只不过是水面扩大,水深加深而已,水不外流也就不可能有鱼从河里顶上来。这水坑是头几年修水库取土时,推土机推出来的,并不久远,这老头鱼是从哪来的呢?也有人说是下雨带来的,详细追问起来,是从哪儿带来的?为什么井里没有呢?……?

上一篇:气死牛轶事(情感故事 下一篇:开结果